谢会生律师-中国经济与法治网
中国经济与法治网

谢会生律师

中国经济与法治网 > 律师社区

2016-12-01 00:06:33    来源:法人

  从谢会生的身上,外界能够看到一个法律人通过个人努力不断深耕茁长的奋斗历程;也能够看到,法律专业赋予每一个勤奋而有为者无限的可能性。

  2016年9月中旬,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正式签约新址,这是建所以来的第二次迁址,地处东直门来福士大厦,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之地,推窗四望,瓦棱与川流尽收眼底。

  对于大部分律所而言,迁址不仅是一次业务跨越的转折点,也是一次总结得失的新契机。1000平方米、100余人、3家分所的规模,奔驰车、年入数百万、国航金卡会员的优秀律师标配,从个体角度来讲,不满40岁、京漂13年的谢会生,给自己17年的律师生涯交出了一份不错的阶段性成绩单。但作为律所主任的谢会生则诚惶诚恐,策略律所80%都是80后、90后,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正值锐意进取的黄金年龄,他们亟须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同时,策略所发展到第二个五年,业务稳健但很快面临弯道超越的时期,作为律所领航人的谢会生觉得自己的责任越发重大。

  坦率来讲,从年收入和律所规模来看,谢会生和他所带领的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都称不上顶尖。但从谢会生的发展路径来看,原本非法律科班出身,却完全凭恃自己的刻苦与钻研精神,从籍籍无名做到在人才济济的行业里逐渐突围,外界能够看到一个法律人通过个人努力不断深耕茁长的奋斗历程;从谢会生的诸多头衔,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北京市优秀律师、北京农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客座教授、华东医药(000963,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等,外界能够看到法律专业赋予每一个勤奋而有为者无限的可能性。

  3个“第一案”

  “喧喧蹄毂走红尘,南北东西暮与晨”,微信朋友圈里,谢会生引用《全唐诗》中的诗文如此形容近年来的工作常态。

  一年半的时间里,谢会生的新车里程表已经破了两万公里,其中8000公里集中在今年9月份,他自驾穿越京冀晋蒙四省,为当事人保全6000万元的标的额度,和《法人》记者原定的采访时间一度推迟了两周。

  尽管很忙,但面对案源,谢会生不是那种大包大揽的律师,近年来平均每年由他直接处理的案件不超过五个,但他仍闲不下来。除了法律事务,他还要分拨出精力兼顾律所管理。而作为管理者,谢会生并非事必躬亲的人,有着85年悠久历史的列支敦士登ATU信托公司董事罗杰•弗里克先生近日到事务所参访,对于这种大事件,他并没有亲自接待,而是由另一位合伙人郑春杰全程牵头。谢会生称:“这个领域我们有几位合伙人都比我参与得更多,他们的行业影响力也比我大。”

  13年前初来北京时,谢会生从没想过创办一家律所。他确实有过成就一番事业的想法,但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辅才,辅助别人做事的人,“即使现在有更合适的人,还是愿意辅助别人”。

  在上一家律所的时候,谢会生是副主任,就是辅助者。最终因为理念不合而友好离开,不过在做辅助者期间,谢会生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团队的力量,“大家在一起合作做事,要比单打独斗强很多。这种‘强’体现在分工方面,越分工越专业。还有一个‘强’体现在资源互补上面,你有这个资源,我有那个资源,大家将资源放在一起,就有了更多的资源,资源的价值就会更大。所以在上一家律所的时候,我们就确立了以公司化方式办所的理念。”

  2010年底,谢会生接手行将解散的北京市礼华律师事务所,从两个人开始,改名称、选场地、引人才、拓业务、创品牌,一路拓荒走到今天。

  律所名称中“策略”二字源自西汉刘向《书录》,“高才秀士,度时君之所能行,出奇策异智,转危为安,运亡为存。”谢会生至今办过3个有名的业内“第一案”,由此扩大了他在行业内的影响力,也让“策略”二字愈发生辉。

  2008年,谢会生代理拟上市公司伊立浦电器与“维权专业户”立邦涂料(中国)有限公司的商标权纠纷案,不仅赢得诉讼,而且使该拟上市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成功过会、挂牌,被媒体称为“负案上市第一案”。

  2009年,谢会生再次成功代理上市公司雪莱特(002076,股吧)股权激励纠纷案,案件经最高人民法院终审,有效维护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权益及上市公司的利益,该案涉及激励金额过亿元且为中国上市公司因股权激励而发生纠纷的第一起案件,被媒体称为“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第一案”。

  同一时期,上述案件还引出上市公司雪莱特与其大股东关于滥用股东权利的纠纷案件,该案为中国上市公司此类纠纷第一案,有效维护了上市公司利益,对滥用股东权利的股东予以了有效约束,媒体称该案为“上市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纠纷第一案”。

  每做一个案子尽量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

  3个“第一案”,成为谢会生律师执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段履历,其中最能体现谢会生“出奇策异智”的,当数伊立浦电器与立邦涂料商标权纠纷案。

  2007年,伊立浦电器公司将上市申报材料上交证监会的关口,立邦涂料突然杀出,状告其商标侵权,如果不解决,将对上市造成重大障碍。起因是,伊立浦公司在改制之前,叫立邦电器,筹划上市时仍有几个“立邦”商标。

  公司上市要赶时间,像这种知识产权官司打下来,短则一年,拖延至两年也属正常。谢会生从辗转多处仍无法获得应对之策的当事人那里掌握案情之后,很快抓住了立邦涂料的心理:“立邦公司当时每年的广告费在3个亿以上,但它当时索赔才要1200万,所以他们打官司肯定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通过打官司,强化一下自己的‘弛名商标’地位。”

  谢会生考虑到:“既然立邦公司这么在意它的驰名商标,我就从不是驰名商标的角度把它打掉。”确立思路之后,谢会生将重点从“论证不侵权”向“论证(立邦)不是驰名商标”转变。

  “如果是驰名商标的话,不仅要有知名度,还要有美誉度,立邦的知名度众所周知,只能从美誉度着手。”通过调查,谢会生找到立邦涂料的一系列负面信息,通过法庭举证,立邦方面军心大乱。本案最终和解结案,从被诉到上市挂牌,伊立浦公司只用了半年多时间。

  “处理这类案件一方面肯定是要具备一定的法律功底,同时还要有一些非法律的思维。”谢会生后来总结。这或许受他的阅读爱好影响,他闲暇时喜欢阅读历史,熟读《三国演义》,还常看《史记》,从中得到不少启发。

  少有人知的是,在本案中尽显阳谋的谢会生,实际上是第一次代理知识产权类型的案件。

  爱钻研,是谢会生最显著的业务品质。每遇到一个案子,他喜欢把相关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逐一认真去看;能够找到的相关规则,细细去琢磨;同样类型的案例,会竭尽所能地去吃透。

  功不唐捐,2015年4月,北京市律师协会对“北京市优秀律师事务所、优秀律师”获奖名单进行了公示,谢会生获选“2012~2014年度北京市优秀律师”。此外,谢会生还是北京市律师协会第十届律师代表大会代表。

  这对于当年还在老家县城执业的谢会生来说,几乎是难以奢望的目标。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端倪,谢会生20岁出头就开始做律师,准备律师资格考试时,他只花了4个月时间就在当地考了第一名。

  兼顾专业主义与团队协作

  谢会生属于精力很充沛的人,平均每天睡眠五六个小时,中午一般休息15分钟便重新投入工作。他告诉《法人》记者,从刚做律师时起,他就坚持早上五六点起床学习,这个习惯至今仍未改变。

  在执业选择上,3个“第一案”之后,一些客户了解到谢会生原来处理过的案子,会主动找到他,由此谢会生逐步锁定了自己的专业领域——资本市场法律风险防范及上市过程的纠纷解决。多年的经验积淀,除了发表多篇专业文章外,谢会生还和他的同事们一起编撰了《企业IPO知识产权法律风险防范与纠纷解决》《亿万富翁的传承计划》两本法律实务书籍,在上市过程的纠纷解决领域逐步确立了自己当仁不让的话语权。

  从律所建设角度,如今策略所逐步分化出九大业务板块,谢会生竭力回避单打独斗的业务操作模式,始终秉持“团结协作,多方共赢”的律所文化,秉承“公司化、专业化、团队化、综合化”的办所理念。

  “刘关张被称颂,是因为兄弟之间不仅生死相托,而且成就了一番大事业;管鲍之交被称颂,不仅是互为知音,而且是在名利地位之间,互有所让、各有分寸。”谢会生始终认为,律所公司化的管理,“易在律师专业化、人力好调动,难在团队磨合、机制建设。”

  在谢会生看来,影响团队稳定性的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道”的因素,一个是“利”的因素。“道”的因素是指律师事务所的制度、文化等,让大家能接受,感到舒适。而作为“利”的因素,谢会生则认为:

  “第一要把资源拿出来。如果搞公司化,还是不共享,什么业务、客户都由律师自己去维护,这个公司化发展很难持续;第二要把收入拿出来。既然想搞公司化,想把所做起来,你的同事就都是你的伙伴,不是你的雇员。如果是伙伴的话,你就必须要让他发展,但要把钱拿出来跟大家共享,这对很多想搞公司化的律所来说是一个比较难的事情。”办所初期,谢会生一个人的业绩收入能够占到律所总收入的90%,而现在随着团队成员的不断发展,谢会生的个人业绩已经降到事务所的50%左右。

  “我没有觉得是自己吃亏了,你要想到,如果没有这个团队的话,你就没有那么多的创收。”做主任的几年里,谢会生会格外关注整个律所的均衡发展。采访最后,他仍不忘提醒记者,“这个所发展到今天,不是哪一个人的作用,可能初期我起的作用大一点,越到后面我起的作用越小,我可能就是发展阶段的一个过渡。”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律硕士刘曦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毕业的王贺等年轻律师在进入策略所后,不仅参与和承接所里一些重大疑难的业务,并很快成长为合伙人;在资本市场已经摸爬滚打了几年的刘明俊,到策略所仅两年多,他所领导的资本市场部做的业务标的通常都能达到千万元甚至过亿元,现在已经成长为策略南京分所的负责人。让谢会生备觉欣慰的是,策略所从2011年、2012年开始着手培养的年轻律师,如今基本上都开始独当一面了。

  “初期的时候,基本上不会有创收高的律师跟我们一起做。但今年在人才引进方面,我们取得了突破,一些相对高端的人才开始陆续加入我们。”近期,一位在知识产权领域颇具影响、曾有省高院法官工作经历、拥有博士学历背景的律师和另一位在地方法院拥有20多年民商审判经验的业务庭长也加入了策略所。

  对于律所的发展节奏,谢会生有着清醒的自我定位和认知。最近有个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件找到谢会生,尽管是同行介绍过来的,因为最近业务较多,谢会生就跟同行讲,如果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就先找其他人。

  “我今年已经直接处理四件业务,如果没有很适合的业务,不想再接新的业务了。”谢会生如此解释道,“就是要稳定发展,发展慢一点自己心里会踏实一点。因为我觉得发展速度要与我们的能力、经验都相匹配。包括我们现在接案子,有的业务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我们就不接。还有的业务需要占用太多时间,我们也不接。”

  2014年,策略所的合伙人郑春杰,以策略所公司化管理模式为研究样本,完成清华大学经管学院MBA的结题报告《策略律师事务所公司化管理模式研究》。在论文中,从业10多年的郑春杰提出公司化管理模式更适合律所专业化、国际化、规模化发展的需要,为策略所的发展模式提供了进一步的理论支撑。

  已经做到了优秀,却不以精英自居;已经做到了付出,却不以投入邀功。记者面前的谢会生儒雅而随和,舒缓的语调下,能够透射出对专业能力的自信和对既有成绩的感恩。他不回避自己律所现阶段尚处于中型律所的现实,也不掩饰自己渴望带领律所走向行业前列的雄心。(转载时有删改)


[责任编辑:王然]
分享到: 0

今日头条

李克强:对养老、托幼等服务加大优惠支持

热图推荐